您现在的位置:格拉斯哥华文学校首页 > 最新消息 > 文章

校长心声之香港佔中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发布时间:2014-11-02

有苏格兰朋友问我1997年香港在回归后有什麽变化, 他面露疑色, 有点担心的样子. 我不假思索的说: 香港现在非常好, 不用担心. 不久后, 他与妻子往香港旅游, 给我寄了一张名信片. 他写道: "香港好比一个天堂, 我们玩得很开心." 又有朋友一家人不久前从香港游玩回来, 她说: "香港真是一个好地方, 一片繁华的景象." 对香港盛讚不已. 身为香港人, 与有荣焉. 言犹在耳, 香港学生「佔中」事件暴发, 时过一月, 仍未完结, 对香港的经济及民生做成重大的影响.

儿子看到BBC的新闻, 对学生争取民主的行动甚表同情, 他问: "香港没有民主自由吗?" 看着他那充满疑惑的表情, 我一时难以启口, 为了避免争拗, 只好说: "香港是中国的地方, 这是不可以否定的."

1842年, 英国发动鸦片战争, 侵略中国, 腐弱无能的清廷割地求和, 从此香港便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 九龙半岛及新界也相继被英国吞佔. 1984年12月19日中英双方经过多次谈判后达成协议, 可以说, 英国是在极捨不得的情况下签订《中英联合声明》, 香港终于在1997年7月1日顺利回归中国, 结束了长达155年的英国殖民统治.

香港回归至今十七年,「民主」一直是香港的一个症结. 今次学生佔中行动也是打着民主的口号, 争取他们所谓的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真普选. 在佔领行动的第二天, 群情汹涌, 冲击警方防线, 迫使警方使用胡椒喷雾及催泪弹驱散群众. 英国首相卡美伦即时在国会疾呼, 指责香港政府暴力镇压, 声言要维护香港民主自由, 支持「雨伞运动」, 并敦促中方遵守《中英联合声明》, 落实普选. 岂料话出不久, 国会广场有民众发起民主佔领行动, 抗议国会未能代表全民利益, 要求高度民主. 可惜集会不到三天, 便被警方武力清场. 看来香港人真有福气, 备受英国政府的爱护.

然而, 英国人也有不同的声音. 前首相戴卓尔夫人的私人秘书; 现任上议院议员鲍威尔则表示: "中国没有违背联合声明, 现在的香港拥有高度的自治权, 远超我们所预料的. 香港是中国的一个城市, 比其它任何一个城市享有更好的待遇." 更说, "佔中行动是不切实际的." 事实上, 《中英联合声明》共有8项条款, 最为关键的是第3.4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由当地人组成. 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 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整个联合声明没有提及「普选」二字.

很多人都知道, 从1843年香港的第一任港督砵甸乍开始至香港回归前的末任彭定康, 共二十八位港督, 都是由英廷直接委派继任, 不要说香港人没有投票选举的权利, 就连表达意见的机会也没有, 立法局更难有香港人的声音. 难道这就是国际标准的民主吗?

我在香港殖民政府的管治环境下长大 , 清楚认识到回归后的香港, 无论在政治, 经济, 民生及社会秩序上都有着明显的改善. 在祖国的大力支持下, 香港经济稳健增长, 成为了国际金融中心, 引来不少外国人既羡又妒的眼光, 相信无人不知道「香港」这个名字.

香港是中国连接世界的一个主要门户, 为国内对外贸易及投资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 促进人民币成为一个国际结算、融资和投资货币, 在国家的金融发展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 同样地, 香港也成为了外国势力冲击中国的一道脉门, 如果香港有难, 国内的金融系统也会受到牵连, 人民币的地位可能不保.

中国经济迅速崛起, 对美国构成沉重的压力. 人民币国际化使美国担心美元可能会失去它的领导地位. 因此, 美国不断施用各种手段, 无论在经济或军事上, 与中国周边的一些国家结盟, 目的在遏制中国. 佔领行动如果持续下去, 将会严重损害香港的整体经济利益及其国际形象, 也正是打击中国的一个好机会, 有报导指出美国投资者正在等待流血暴乱发生, 趁机图利.

英国传谋时有报导香港和国内的新闻, 对中国多有偏颇及讽刺之言. 身为中国人, 心里感到满不是味道, 偶尔我也会在网络意见栏上留言反搏几句. 毕竟, 在主流社会中, 华人的声音极少, 在各方面都不足以表达自己的观点与立场.

我每天都留意着香港的新闻, 通过网络电视, 可以看到事件的最新发展. 佔领行动令我感到有点惊讶, 有如行军佈阵, 计划周详, 搬铁马, 架路障, 安炉扎帐, 各人分工有序; 其次, 营地有水有电, 物资源源而来, 难免会让人怀疑此次行动的幕后黑手势力庞大. 最近BBC报导: 年前已经有千多名佔中份子在国外接受特殊培训, 准备如何有效率地与警方长时间对峙.

示威群众情绪激昂, 发表讲话, 唱歌, 高喊民主自由; 有人更大叫道: "我是香港人, 不是中国人!" 此话令我感到一阵心酸, 我真希望他的爸妈都不是中国人; 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弃祖忘宗, 实在是中国人的悲哀. 你可以说你是香港人, 但不能否认你是中国人. 譬如说: 纽约人说他们不是美国人, 伦敦人说他们不是英国人, 国家岂不是要八分九裂. 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容许的. 生活在国外多年, 时常会被问到: "你从那里来的?" 我会很有信心的说: "我来自香港, 我是中国人." 在适当的时候, 我也会提醒儿子说: "你虽然在苏格兰出生, 你仍然是中国人."

佔中行动已过了一个月, 示威群众仍然不肯罢休, 我确实佩服示威者的不屈精神和勇气, 但我更敬重警方的忍耐, 任劳任怨, 仍然默默的紧守岗位, 维持公众秩序. 上星期前港督卫奕信在上议院讨论香港问题中盛讚香港警察的专业操守.

年青人有理想, 有冲劲, 其实是国家之福, 但当理想超乎现实, 便很容易被人利用而作出反叛的行为. 我也曾年青过, 也有理想和冲动的时候. 1971年7月7日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发起「保卫钓鱼台」示威行动, 我与几名同学前往参加. 当时有过千名学生集会, 也有很多警察, 我们坐在群众前排的草地上, 听讲话和唱歌, 气纷颇为紧张. 约一个小时后, 我们离开了会场, 后来才知道集会被英人警司下令武力清场, 不少学生被打到头破血流, 多人被捕.

民主自由是人人所渴望的, 但每个人对民主的要求有所不同; 如果只顾追求自己的理想而损害他人的利益, 这就不是民主了. 学生们为了争取普选而破坏了香港安定的环境, 损害法治的精神, 我宁愿不要普选了. 争取民主, 应该是互相听诉, 互相让步, 也必须循序渐进, 才能达至一个平衡效果. 过份的要求只会酿成困局, 永远解决不了.

最近有民间组织发起签名行动反对佔中及支持警方执法, 不到一个星期, 已经收集到超过一百五十万个签名, 清楚地反影出广大民众的意愿, 实在不容忽视.

在广播中的董先生一副慈祥的脸容, 不难看出带着几分忧虑, 语重心长地劝告说: "同学们, 请听一下我这个老人的说话, 应该是时候回家了." 实在令我感动. 难道董先生担心香港警察无能力控制局面? 或是忧虑香港年青的下一代受到伤害? 相信全世界的中国人都不愿意看到流血事件发生.

佔中事件令我担忧, 也令我愤怒. 我愤怒外国势力的阴谋介入; 我愤怒那些出卖良心, 出卖国家, 惟恐香港不乱的人; 对于一些传谋偏颇的报导, 间接地将事情激化, 我感到无奈; 我担忧局面失控, 导致六四场面再现. 话虽如此, 我始终对香港充满信心. 虽然离开了香港四十多年, 我仍然怀念香港, 热爱香港, 每年都会抽空返回老家探亲游玩, 香港是我的根, 相信全世界侨居海外的香港人都有同感. 我谨希望读者在看到这篇文字的时候, 佔中事件得到解决, 一切回复正常, 让我们引以为傲的东方之珠再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