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格拉斯哥華文學校首頁 > 最新消息 > 文章

校長心聲之香港佔中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發布時間:2014-11-02

有蘇格蘭朋友問我1997年香港在回歸後有什麼變化, 他面露疑色, 有點擔心的樣子. 我不假思索的說: 香港現在非常好, 不用擔心. 不久後, 他與妻子往香港旅遊, 給我寄了一張名信片. 他寫道: "香港好比一個天堂, 我們玩得很開心." 又有朋友一家人不久前從香港遊玩回來, 她說: "香港真是一個好地方, 一片繁華的景象." 對香港盛讚不已. 身為香港人, 與有榮焉. 言猶在耳, 香港學生「佔中」事件暴發, 時過一月, 仍未完結, 對香港的經濟及民生做成重大的影響.

兒子看到BBC的新聞, 對學生爭取民主的行動甚表同情, 他問: "香港沒有民主自由嗎?" 看着他那充滿疑惑的表情, 我一時難以啟口, 為了避免爭拗, 只好說: "香港是中國的地方, 這是不可以否定的."

1842年, 英國發動鴉片戰爭, 侵略中國, 腐弱無能的清廷割地求和, 從此香港便成為了英國的殖民地, 九龍半島及新界也相繼被英國吞佔. 1984年12月19日中英雙方經過多次談判後達成協議, 可以說, 英國是在極捨不得的情況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 香港終於在1997年7月1日順利回歸中国, 結束了長達155年的英國殖民統治.

香港回歸至今十七年,「民主」一直是香港的一個癥結. 今次學生佔中行動也是打着民主的口號, 爭取他們所謂的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真普選. 在佔領行動的第二天, 群情洶湧, 衝擊警方防線, 迫使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及催淚彈驅散群眾. 英國首相卡美倫即時在國會疾呼, 指責香港政府暴力鎮壓, 聲言要維護香港民主自由, 支持「雨傘運動」, 並敦促中方遵守《中英聯合聲明》, 落實普選. 豈料話出不久, 國會廣場有民眾發起民主佔領行動, 抗議國會未能代表全民利益, 要求高度民主. 可惜集會不到三天, 便被警方武力清場. 看來香港人真有福氣, 備受英國政府的愛護.

然而, 英國人也有不同的聲音. 前首相戴卓爾夫人的私人秘書; 現任上議院議員鮑威爾則表示: "中國沒有違背聯合聲明, 現在的香港擁有高度的自治權, 遠超我們所預料的. 香港是中國的一個城市, 比其它任何一個城市享有更好的待遇." 更說, "佔中行動是不切實際的." 事實上, 《中英聯合聲明》共有8項條款, 最為關鍵的是第3.4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由當地人組成. 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 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整個聯合聲明沒有提及「普選」二字.

很多人都知道, 從1843年香港的第一任港督砵甸乍開始至香港回歸前的末任彭定康, 共二十八位港督, 都是由英廷直接委派繼任, 不要說香港人沒有投票選舉的權利, 就連表達意見的機會也沒有, 立法局更難有香港人的聲音. 難道這就是國際標準的民主嗎?

我在香港殖民政府的管治環境下長大 , 清楚認識到回歸後的香港, 無論在政治, 經濟, 民生及社會秩序上都有着明顯的改善. 在祖國的大力支持下, 香港經濟穩健增長, 成為了國際金融中心, 引來不少外國人既羨又妒的眼光, 相信無人不知道「香港」這個名字.

香港是中國連接世界的一個主要門戶, 為國內對外貿易及投資提供一個良好的平台, 促進人民幣成為一個國際結算、融資和投資貨幣, 在國家的金融發展扮演着一個重要的角色. 同樣地, 香港也成為了外國勢力衝擊中國的一道脈門, 如果香港有難, 國內的金融系統也會受到牽連, 人民幣的地位可能不保.

中國經濟迅速崛起, 對美國構成沉重的壓力. 人民幣國際化使美國擔心美元可能會失去它的領導地位. 因此, 美國不斷施用各種手段, 無論在經濟或軍事上, 與中國周邊的一些國家結盟, 目的在遏制中國. 佔領行動如果持續下去, 將會嚴重損害香港的整體經濟利益及其國際形象, 也正是打擊中國的一個好機會, 有報導指出美國投資者正在等待流血暴亂發生, 趁機圖利.

英國傳謀時有報導香港和國內的新聞, 對中國多有偏頗及諷刺之言. 身為中國人, 心裏感到滿不是味道, 偶爾我也會在網絡意見欄上留言反搏幾句. 畢竟, 在主流社會中, 華人的聲音極少, 在各方面都不足以表達自己的觀點與立場.

我每天都留意着香港的新聞, 通過網絡電視, 可以看到事件的最新發展. 佔領行動令我感到有點驚訝, 有如行軍佈陣, 計劃周詳, 搬鐵馬, 架路障, 安爐紮帳, 各人分工有序; 其次, 營地有水有電, 物資源源而來, 難免會讓人懷疑此次行動的幕後黑手勢力龐大. 最近BBC報導: 年前已經有千多名佔中份子在國外接受特殊培訓, 準備如何有效率地與警方長時間對峙.

示威群眾情緒激昂, 發表講話, 唱歌, 高喊民主自由; 有人更大叫道: "我是香港人, 不是中國人!" 此話令我感到一陣心酸, 我真希望他的爸媽都不是中國人; 說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棄祖忘宗, 實在是中國人的悲哀. 你可以說你是香港人, 但不能否認你是中國人. 譬如說: 紐約人說他們不是美國人, 倫敦人說他們不是英國人, 國家豈不是要八分九裂. 這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容許的. 生活在國外多年, 時常會被問到: "你從那裏來的?" 我會很有信心的說: "我來自香港, 我是中國人." 在適當的時候, 我也會提醒兒子說: "你雖然在蘇格蘭出生, 你仍然是中國人."

佔中行動已過了一個月, 示威群眾仍然不肯罷休, 我確實佩服示威者的不屈精神和勇氣, 但我更敬重警方的忍耐, 任勞任怨, 仍然默默的緊守崗位, 維持公眾秩序. 上星期前港督衛奕信在上議院討論香港問題中盛讚香港警察的專業操守.

年青人有理想, 有衝勁, 其實是國家之福, 但當理想超乎現實, 便很容易被人利用而作出反叛的行為. 我也曾年青過, 也有理想和衝動的時候. 1971年7月7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維多利亞公園發起「保衛釣魚台」示威行動, 我與幾名同學前往参加. 當時有過千名學生集會, 也有很多警察, 我們坐在群眾前排的草地上, 聽講話和唱歌, 氣紛頗為緊張. 約一個小時後, 我們離開了會場, 後來才知道集會被英人警司下令武力清場, 不少學生被打到頭破血流, 多人被捕.

民主自由是人人所渴望的, 但每個人對民主的要求有所不同; 如果只顧追求自己的理想而損害他人的利益, 這就不是民主了. 學生們為了爭取普選而破壞了香港安定的環境, 損害法治的精神, 我寧願不要普選了. 爭取民主, 應該是互相聽訴, 互相讓步, 也必須循序漸進, 才能達至一個平衡效果. 過份的要求只會釀成困局, 永遠解決不了.

最近有民間組織發起簽名行動反對佔中及支持警方執法, 不到一個星期, 已經收集到超過一百五十萬個簽名, 清楚地反影出廣大民眾的意願, 實在不容忽視.

在廣播中的董先生一副慈祥的臉容, 不難看出帶着幾分憂慮, 語重心長地勸告說: "同學們, 請聽一下我這個老人的說話, 應該是時候回家了." 實在令我感動. 難道董先生擔心香港警察無能力控制局面? 或是憂慮香港年青的下一代受到傷害? 相信全世界的中國人都不願意看到流血事件發生.

佔中事件令我擔憂, 也令我憤怒. 我憤怒外國勢力的陰謀介入; 我憤怒那些出賣良心, 出賣國家, 惟恐香港不亂的人; 對於一些傳謀偏頗的報導, 間接地將事情激化, 我感到無奈; 我擔憂局面失控, 導致六四場面再現. 話雖如此, 我始終對香港充滿信心. 雖然離開了香港四十多年, 我仍然懷念香港, 熱愛香港, 每年都會抽空返回老家探親遊玩, 香港是我的根, 相信全世界僑居海外的香港人都有同感. 我謹希望讀者在看到這篇文字的時候, 佔中事件得到解決, 一切回復正常, 讓我們引以為傲的東方之珠再放光芒.